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杭州警方摧毁两个集资诈骗P2P平台 涉案金额合计达3726万元

  今年6月,P2P平台接连爆雷,其中就包括“汇淘金”、“爱多银”两个投资网贷平台。两个平台停止兑付后,杭州市江干区警方接到了不少投资人的报警,控告“爱多银”平台出现逾期兑付,警方当天便受理并展开侦查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3172021.jpg

  平台老板只有初中文化

  每天花大钱打广告只为做大后转卖

  民警在调查中发现,设立“爱多银”平台的爱慕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实际上是家空壳公司,2017年9月,51岁的江苏男子潘某花130万元买下公司的全部股份并请人在网上搭建了“爱多银”网贷平台,将公司注册地和经营地变更为杭州市江干区某写字楼。

  潘某只有初中文化,没有任何金融从业经验,而且在收购公司前,他已经债务累累,名下房产也已被法院查封。

  鉴于潘某事发后跑路,江干警方对他进行了上网追逃,民警还多次前往潘某老家,做他家人的工作。

  一周后,走投无路的潘某投案自首。

  和他一起被抓的还有30岁的河南男子何某,他曾是爱多银平台的总经理,也是实际经营负责人。

  据潘某交代,爱多银平台上的借款标的都是虚构的,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“借款人”,从投资人处收来的钱,最后都打进了潘某控制的账户,其中一部分用来支付员工工资,一部分用来偿付之前客户的本金和利息,还有约30%都花在了给平台做广告上。

  类似潘某这样的网贷平台经营者不仅在网站、电台等媒体上投放本平台的广告,还花费大量资金做APP的竞价排名。

  所谓竞价排名,就是花钱买位置,客户只要在APP商店里搜索“理财”两个字,本平台的APP就会比其他应用软件更快更早地出现。

  举例来说,苹果的APP商店是根据用户点击量和下载量对软件进行排序的,网贷平台经营者就雇佣大量“羊毛党”去“刷单”,伪造下载数据,有时候,光是雇水军的钱每天就要两三万。

  其实,潘某收购平台的时候,平台不但没有收益,还有上千万的债务等待兑付。据潘某交代,他购买这个平台是因为听老乡说这种投资平台做大做强以后,可以转手卖给别人,从中赚取“转手费”,所以收购这个平台以后,他就不断花钱打广告,吸引新的投资人进来,想等半年以后,再把这个“锅”甩给别人。

  也就是说,在潘某经营的这段时间里,平台没有进行任何实际的投资,也没有收益,所有的支出,都来自于新进入的投资人。

  “这就和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,华夏在线,平台不断在消耗,迟早都有爆掉的一天。”江干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教导员胡警官说,让潘某没有想到的是,今年6月,P2P行业接连爆雷,新的投资人越来越少,资金来源马上就断裂了,他拿不出钱兑付,只能选择跑路。

  潘某和何某来投案自首的时候,都已经身无分文、负债累累。

  经查,爱多银平台总计吸收资金1456万余元,其中600余万元用于归还前期投资人的本息,其他均被潘某用于偿还个人债务、支付平台运营费用等用途。

  截至案发,还有270名投资人的790余万元没有兑付。

微信图片_20181023172017.jpg

  受害人多是90后

  遇到高利新型投资一定要谨慎

  其实,“汇淘金”网贷平台与爱多银平台情况基本类似。这家成立于去年9月的公司也是一家空壳公司,上线运营后,虚构借贷标的,并以9.6%至18%的高收益率吸引投资人进行投资。

  直到今年7月,平台因资金链断裂停止兑付,投资人才发觉被骗,陆续报警。

  经查,截至案发,共有858名投资人投入资金2270万元,其中164名投资人实际损失544万余元。

  “汇淘金”的负责人邵某48岁,初中文化,对于网络、金融等也是一窍不通。在收购汇淘金平台后,为了虚构标的、运作APP,他特地雇佣了32岁的老乡张某,让他负责平台具体的运作。

  目前,潘某、何某、邵某、张某等人都已被江干警方执行逮捕。

  民警在办案过程中发现,这两个平台的受害人大多是20至30岁的年轻人,其中有不少还是在校大学生,或是刚进入社会不久的应届毕业生,单笔投资额少的几百元,最多的有20多万元,大多数投资金额在万元左右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?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