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拜金女马诺比不上“天上人间”女陪侍?(2)(组图)

  后相亲时代的“电视三国”

  南都周刊记者_王宏宇石磊长沙、南京、杭州报道

拜金女马诺比不上“天上人间”女陪侍?(2)(组图)

?
?
湖南卫视《我们约会吧》的录制现场。夺下英国知名电视交友节目《Takemeout》的版权,湖南卫视抢先做出了“约会吧”。

拜金女马诺比不上“天上人间”女陪侍?(2)(组图)

?
?
江苏卫视《非诚勿扰》的录制现场。面对卫视之间在电视剧上的恶性竞争,江苏卫视副总监王培杰认为,与其这样不如做真人秀。  6月10日广电总局两个《通知》下发后,有关相亲节目的负面报道,一夜之间就铺天盖地。

  最凶猛的传闻包括:孟非将离开《非诚勿扰》,三大卫视的相亲类节目,江苏《非诚勿扰》、湖南《我们约会吧》、浙江《为爱向前冲》都将停播,主创团队解散,等等。

  迄今为止,至少后面的说法均不准确。记者联系上述卫视和制作团队,得到的回应均为“整改后正常播出”。

  有接近内情的人士称,此次整改与此前的选秀叫停有所不同。广电总局并非“整改”的发起者,授意来自更高层的决策者。相亲节目鱼龙混杂,社会反应较大,客观来讲,华夏在线,此次整改若能在一定程度上规范市场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
  2009年,湖南卫视广告首次超过了20亿元;紧随其后的是江苏卫视,达到了12亿元;而浙江卫视2009年的广告额比2008年增长了50%达到了9.5亿元。

  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幸,把此前的中国电视台格局比作一个西瓜——中央电视台,两个芝麻——湖南卫视和凤凰卫视,一地鸡毛——各省卫视。“今年开始,西瓜变小了,芝麻多了一个——成了湖南卫视、江苏卫视和浙江卫视。”李幸说。

  “据我听到的最新的精神,认为这几天对这类节目的批评导向有些过了,现在正准备在舆论上做些平衡。江苏卫视方面对《非诚勿扰》的前途比较担心,也曾跟我电话做过交流。不过我觉得不用怕,老百姓这么喜欢,《非诚勿扰》一定会继续存在。”

  在李幸看来,现在是电视业发展比较关键的阶段,最大的问题是电视台都成了生意人。他建议“大家都坐下来谈谈合作,不要恶性竞争”。“就像播新《三国》电视剧一样,就是四家卫视合作,每家每天播两集”。

  青芒果的“旁敲侧击”

  正在商业运作之路上狂奔的卫视们,并不一定真的都愿意如李幸所说的那样,回到“其乐融融的80年代”。

  “卑微的小草也有崇高的梦想。它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取得成功。”5月26日,新上任的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、青海卫视总监聂枚在回应“青海卫视节目编排针对江苏”时这样回答。

  这个主要由湖南经视组成的团队,进驻青海卫视的第一件事,就是发布一系列针对江苏卫视的重点栏目编排,例如针对《人间》的《戏浓人间》和针对《幸福晚点名》的《下一站幸福》等。

  聂枚并不讳言青海与湖南的战略联姻关系。“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环境下,怎么样出牌,每一个影视集团都有自己的战略。青海卫视和湖南卫视这样一种血缘上的关系,势必让其有种天然的联系。”

  出乎外界的预料,聂枚透露,青海卫视的目标受众,将比湖南卫视的人群稍微大一些。“《非诚勿扰》是九点多钟,我们的《嘎嘣爆米花》是十点多钟嘛。我们不惧怕所有的竞争,我估计江苏卫视也不会惧怕。只有竞争才会使对手更强大。”聂枚透露,团队签协议的具体指标,是三到五年内,把收视率做到前十。

  “我们一定会把收视率做上去,但不是弄虚作假。所有的胜利归根到底一定是价值观的胜利,我认为只有价值观是持续的、可以发展的,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。采用一些不堪的行为来短暂上位,是不会令人尊敬的。”聂枚如是说。

  此后,风传即将出任青海卫视副台长的湖南卫视主持人张丹丹,高调发表博客,把湖南比作70公斤量级,而将江苏比作50公斤量级,“决定一个媒体集团未来发展的是看你有没有一个先进的、符合现代传媒发展趋势的系统”,并表示“江苏卫视不是我们的对手”。

  6月2日,湖南卫视《8090》制片人陈晓冬在博客中评价说,如果说江苏台《非诚勿扰》与湖南台《我们约会吧》的竞争还是冷漠的、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交战,“浙江《为爱向前冲》的行为简直就是野蛮的撕裂”。

  幸福的“荔枝”

  “青海就是湖南的倾销通道。”在江苏卫视频道副总监、节目部主任赵军看来,青海卫视的覆盖还远未达到可以与江苏PK的地步。后者目前最大的对手,仍然是湖南卫视。他在言谈中一再强调节目的“导向问题”和媒体属性,并把自己旗下的《人间》等栏目划入“社教类”。

  赵军说,《人间》做了这么多年,同时段的竞争对手多的数不过来,但唯有《人间》一直收视坚挺,关键就在于江苏卫视尊重媒体属性。“我们的节目全部跨省外拍,节目组一出差就是好几个礼拜,这完全是平面媒体挖深度新闻的操作,别人谁肯费这么大力气?”

  “收视率不是万恶之源,但过于追求眼球,一个团队内部的竞争环境会有问题。心情不好,又怎么能做出好节目?”在赵军看来,江苏卫视相对宽松的环境和并不特别激进的改革步伐,在某种程度上恰恰暗合电视的媒体属性,有利于创造更好的节目形态和内容。

  在王培杰看来,“不考虑制播分离”的江苏卫视,这个一度曾经想学走湖南娱乐路线的“荔枝台”正在慢慢找到自己的调子。江苏卫视的改革看起来虽然并不激进,但实际上,内部管理机制的改革,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收官。从头两年请国际人力资源公司调研,到实行事业部制,每年派100~300人去好莱坞、香港学习,都是很大的投入。正是这些让江苏卫视在2007年就坐上第二把交椅。“张丹丹讲反了。”

  “很多卫视的内部制作部门人权财权太大。制片人动不动100万装进腰包,节目能好看吗?这一点不改,光制播分离有什么用?”王培杰说。

  李幸把孟非的《零距离》等民生节目与《东方时空》和《快乐大本营》并列,称为中国电视的“第三次革命”。

  在王看来,江苏把定位从“情感”升级到“幸福”,着眼点就是在于“民生”,正是这一点,让江苏卫视的《非诚勿扰》和《人间》,与其他卫视做的“苦情、畸形”情感节目有本质区别,“他们安全系数有问题,收视率贡献和品牌贡献也没那么高。”

  “我不是只有一个《非诚勿扰》。我还有另一个可以跟《非》相提并论的想法,而且有信心做好。这档节目的主持人,还是只有孟非做得到。”这个想法是什么,王并不愿意多说。

  “仓廪实而知礼节”的“中国蓝”

  浙江卫视的上上下下,正在为6月21日的“新闻改版”忙碌着。

  浙江卫视总编室宋歌表示,《为爱向前冲》的13天连播作为一次特别策划,已经结束,目前制作团队正在千岛湖筹备下一步的举措。

  在宋看来,13天连播“纯属意外”,原定在该时间档播出的剧集《道德底限》因片名未通过审查,导致节目断档,不得已才用《为爱向前冲》顶上。现在该片已通过审查正常播出,《为爱向前冲》也将恢复周播。

  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上任后,曾立下进入卫视前三的“军令状”,现在看来,已经提前完成。宋歌说浙江卫视接下来要追求的,是更高层次的“新闻立台”和“人文立台”。用总监夏陈安的话说,是“目标已经实现”,下一步浙江卫视要努力的方向是“仓廪实而知礼节”,接下来的浙江卫视“中国蓝”品牌,将脱离低层次的收视率之争,转向“品牌和气质的竞争”。

  宋歌认为,湖南台的操盘手欧阳常林是正厅级,江苏台景立刚是副厅级,但浙江夏陈安只是正处级,这意味着浙江卫视是在用一个卫视的力量来对抗湖南、江苏的广电集团。未来浙江广电集团也将投入更多资源来帮助“中国蓝”提高市场竞争力。

  这次新闻改版无疑是打造“中国蓝”的一个重要举措。卫视新闻中心副主任沈芸向记者展示了一份全天8档新闻节目的改版计划,包括“寻找王”在内的部分老栏目,被统一重新命名成“新闻直通车”等带有“新闻”字样的名称,以便于辨识。除此之外,卫视还在筹划晚间的一档全新新闻栏目,不排除是脱口秀。

  改版后的新闻节目将强调“现代媒体责任”和“公益直播”,而在人文方面,强调要将浙江独有的浙商资源“吃干榨净”。除此之外,一档与省委组织部合作的栏目《时代先锋》,也从原来的半月播改为周播,并入规划中的两小时新闻节目带状播出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?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